出租房,不是家


  ?

  

  “我想要有个家,一个不需要多大的地方……”这首歌应该唱出了好多年轻人的心声吧。

  我们像一朵成熟了的蒲公英,被风吹散到各个地方。

  每一个个体都想在落脚的地方扎根,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能静下来享受温暖的阳光、轻柔的微风和璀璨的夜空,更能享受独处的时光与宁静。

  而不是住在出租房里独自品尝难过与心酸,颠沛流离,不知道明天的自己会睡在哪里。

  01

  朋友瘦子又给我打电话抱怨了。她工作以后,和以前的大学同学租房住在一起。

  原来只是同学之交,现在整天生活在一起后才发现这个室友又懒又邋遢。

  比如女生多的地方头发就多,两个人一周下来地板上都是头发,来回走路都能带满地,可室友似乎看不见。

  每次都是瘦子打扫卫生扫地拖地。室友看到瘦子在拖地,好像看不见一样躺在床上玩手机。

  一次瘦子偷偷怄气,故意没倒卫生间的垃圾,心想着等室友看不下去了,会不会主动扔一次垃圾?

  结果,一天风很大,屋子开着窗户,瘦子晚上下班一进家门,懵了。卫生间的垃圾纸屑被风吹得到处都是,埋汰地让人作呕。

  瘦子收拾完给我打电话“再也不能对室友抱期望了,等房子到期了我立刻换个室友。哎,要是我工资多点,就自己租房子了,哦不!我要攒钱买房。”

  哎~如果我们有了属于自己的房子,是不是就能享受整洁干净的环境了。

  02

  小爽是我的大学室友,为人强势,嘴巴厉害,从不吃亏。工作以后自己租了个一室一厅。

  这房子位置优越交通便利,还是个学区房,房租很贵。小爽每个月得花很大一部分工资来付房租。

  让小爽难以接受的是房东,这房东是个中年妇女,把房子租出去了没事还得回去转转。

  刚开始小爽不知道房东还有钥匙,没事还趁自己不在家的时候进来。

  有一次小爽回到出租房后发现不对,屋里的东西摆放位置有变化。她很害怕,打电话和房东说了情况,本想寻求点帮助,结果房东轻描淡写了一句“我在附近办事就去看了看,拿了点东西。”......差点没把小爽气死。

  后来,小爽让房东尽快把东西搬走,也不能没事就进来。结果房东也跟着生气,理直气壮:东西没地方放,进来就是看看房子,我是怕跑水啊,没关好水电啊。

  交涉不顺利,那要不退房租吧?我不住了还不行么。

  又迎来了房东的泼妇骂街。小爽再厉害也不是这种泼辣妇女的对手,直接被房东源源不断的难听话气哭了。

  哎~我们如果有了属于自己的房子,是不是就能享受安静不被打扰的环境了。

  03

  而我呢,住在单位空闲下来的办公室里面。刚开始就只有我们2个女生,住一个大套间。

  后来室友悄悄地和一个男同事谈恋爱了,两个人会在宿舍外面的套间聊到深夜。

  有一次我不知道他们在外面,开门出去正撞见俩人亲热,有点尴尬。他们好像丝毫没有受到影响,还会腻歪在外面的屋子里。反而是我,再也不敢随意地开门出去,每天下班只能宅在宿舍小小的床上。

  第二年,单位又来了几个新人,变成了5个女生住一个宿舍。

  有的女生家离单位只有一个小时的车程,有的女生谈恋爱了,有时候晚上不回寝室住。当然,人家也不会告诉你今晚要不要回宿舍。

  这时候的我,感觉自己像一个宾馆收银员,不知道今晚住的旅客有哪些。

  住在单位的缺点就是离同事们太近了,她们会有各种情况,有时候来你的宿舍逛看动物园一样地参观。让人很不自在。

  不久以后单位换了新领导,明确规定单位不许住人,存在安全隐患。

  于是,我又得面临找房子的困难。逛各种网站,打了好多电话,想找一个离单位近价格又合适的房子好难。

  眼看着搬出去的日子又近了,不知道明天会住在哪里。

  如果我有了属于自己的房子,是不是就能享受稳定自在的环境了?

  我想,有这种困惑的应该不止我一个。

  90后都到了奔3的年纪,在各行各业努力工作。然而不断上涨的房价和微薄可怜的工资让拥有一套属于自己的房子看起来是那么遥不可及。

  那些住在出租屋里的人们,是不是都会渴望一间房子带来的安全感和归属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