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她手持七尺红绫,宛如仙子临凡,大放异彩


  小说:她手持七尺红绫,宛如仙子临凡,大放异彩

  “师姐,开始吧!”

  两人都是炼气十一层,纪红玲仔细的打量着眼前的男子,对方的气势丝毫不弱于她,平静而又锐利的目光,可见非同一般。

  外门弟子和内门弟子不同,人数是内门弟子的数百倍,竞争自然异常残酷,战斗能力不可小觑。

  她缓缓向前踏了一步,幽静的眼眸,陡然闪烁出一道锐利的光芒。

  刚才还貌若天仙,娴竖优雅的女子,此时却犹如一柄出鞘的利剑,冷冽的气息犹如一股无形的海浪,向男子拍打过来。

  男子心中一凛,满眼凝重之色,气势一变,仿佛裹了一层层厚重的狂沙,带着一股令人窒息的沉重,毫无惧色的迎了上去。

  无声的爆炸轰然展开,无形的气浪以两人为中心向外崩散。

  这是气势的对撞,不含一丁点的能量,却给场下练气期的魔修,带来一股强烈的压迫感。

  可见这两人在外门弟子中都不容小觑,都是一等一的高手。

  纪红玲和杨云落一样,心法修的都是《血灵心法》,功法修的都是《血魔功》,然而两个人的气质却完全不同。她抽出七尺红绫,整个人顿时飘逸起来,仿佛一位冷艳的仙子降临凡尘。

  这七尺红绫名叫血红绫,不同于一般的魔器,是一件祭炼魔器。

件不同,滋生出不同的能力。

  但是,真正用祭炼魔器的人并不多。一来,它并不像普通法器那样一出世就可以有很高的品阶,而是需要主人慢慢的培养,非常耗时;二来,并不是所有的心法和功法都能培养出祭炼魔器,也不是每个人都能培养祭炼魔器,随机性太强;三来,祭炼法器的功能充满了不确定性,真正强大又符合主人使用的祭炼器极其难得。

  纪红玲的血红绫在本门盛名已久,血红绫虽然只是一品中阶的魔器,但是底子非常好,乃是二品血煞天麻所织,拥有《血魔功》所赋予的嗜血能力,更厉害的是所嗜鲜血可以转化成魔力供给主人,可以说纪红玲杀人不但没有疲劳感,而且会越来越强,单这一点就能让许多人为之羡慕。另外,它还拥有很高的延展性,如果纪红玲的修为足够高,她的血红绫理论是可以无限延展。据说,它还拥有一个不为人知的隐藏能力,血红玲从未对外公开过。

  那男子豪不示弱,目前来看,能够取得前三的人,恐怕也就立群、纪红玲和他,这是他的底气。他拿出的是一节人骨,一品高阶,特殊手法炼制,大家习惯叫它哭丧棒。

  纪红玲并不是一个优柔寡断的女子,七尺红绫柔软迅速的击向男子。

红绫,强烈的危机感陡然升起,浑身毛发顿时竖起,急抬哭丧棒抵挡。莫名的从哭丧棒传来一股引力,体内的鲜血好像突然不听使唤一般,要顺着哭丧棒往外冲。

  他大骇,这是他和纪红玲第一次交手,虽然早有准备,却没有想到会这厉害,几乎防无可防。

  不敢大意,不拿出点真本事恐怕是不行了。

  《血魔功》之《血杀》

  同样是《血魔功》,由于两个人的心法、个性、体悟、魔器不同,使出的招式竟然完全不同。

  一圈又一圈的血雾从哭丧棒扩散开来,血雾中竟然还传出‘呜呜……’的鬼啸声。

  身为同门的纪红玲非常清楚《血魔功》的每招每式,《血杀》这招中的血雾具有非常强的腐蚀性,更厉害的是血雾中隐藏着看不见的血刀,这些血刀随时都有可能要了你的性命,但是这些对她来说并不是什么要命的事,让她觉得难以防范的是这血雾里的鬼啸声,这声竟能影响她的心神,让他脑海中一片混乱。

  纪红玲慌忙运转起《血灵心法》,不敢坐以待毙,忙驱使红绫抵挡。

  《血蛇》是纪红玲依据《血杀》,结合血红绫,创出的一招威力强劲的招式。

  男子突然感觉从血雾中闪电般冲出一只贪婪而又锐利的血红色巨蟒,冰冷的血红蟒眼看的人不寒而栗,猩红大嘴恶狠狠的向男子吞去。

  他不得不收回哭丧棒,用来挡这巨蟒的侵袭。

  “轰…”

  吸血、嗜骨、剥皮、缠身…

  痛苦的令人窒息,仅此一招,他再无还手之力。

  他哪里知道,这招就是纪红玲最得意,最厉害的杀招。

  此招不但包含了《血杀》以及《血魔功》的所有特性,还包含了血红绫的所有特性,甚至在这个基础上还做出了不少突破。

  “师兄觉得如何?”林之成心中满是欣慰。

  “可堪造就!立群着于志,以一股一往无前的修剑之志,破一切障碍;红玲着于解,解算,并融会一切,抵御敌人,二人皆是大才。本门这代弟子,真是令人无限期待啊!黄泉之下,也可向祖师交代了!”林伟无限感慨。

  “本门大兴在即,师兄可莫要说这等丧气话。”林子成呵斥道。

  林伟连连点头:“师弟所言在理。”

  喜欢这本小说的朋友记得加入书架,顺便分享一下哦。本小说170万存稿,不太监,不断更。